解析阿里大文娱高层调整:俞永福因何辞任,新班委轮值何为?

发布日期:2017/11/16
所在分类:

11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通过公开信宣布,俞永福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大文娱董事长、大文娱及高德总裁职务,阿里巴巴大文娱将实行班委基础上的轮值总裁制,班委由杨伟东、朱顺炎、樊路远(木华黎)、张宇(语嫣)、常扬(刘墉)、黎直前(宇乾)组成。杨伟东担任第一任轮值总裁,向张勇汇报。

张勇同时宣布,集团将成立eWTP(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电子世界贸易平台)投资工作小组,由俞永福担任组长。

11月13日,有媒体报道,俞永福将离开阿里巴巴集团,后被俞永福否认。一位阿里巴巴人士层告诉《财经》记者,俞永福在今年年初确有出走阿里巴巴的念头,但当时被马云留住,双方决定于年底再议,如今有了最终的决定。

上述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俞永福有意离开阿里巴巴的原因在于,此前集团看中俞永福在治理包括高德地图在内的移动事业群时成绩出色,遂于2016年9月任命其负责阿里巴巴大文娱业务。在这个涉及音乐、影视、体育、游戏、视频等若干复杂行业,并与阿里巴巴过去业务完全不同的新领域,俞永福自认难以胜任;其次,随着集团对于旗下业务的掌控力不断缩紧,俞永福未来的上升空间实际上并不明朗。

大文娱体系变动何为

俞永福在2014年加入阿里巴巴时曾一度强调,自己并非阿里巴巴高层亦非职业经理人,而是阿里巴巴合伙人,在风头最盛的时候,一度被外界认为他将是马云的接班人。不过在今年9月,阿里巴巴18周年的活动上,马云、张勇与井贤栋上台演讲,作为阿里半壁江山的负责人,俞永福缺席演讲环节;在今年双十一期间,一众高管聚集指挥部时,俞永福再次缺席。

《财经》记者观察到,阿里大文娱此次的架构调整,类似2015年阿里巴巴集团实行的“大中台、小前台”组织架构调整。当时,阿里零售事业群总裁张建峰任阿里中台事业群总裁,下辖搜索事业部、共享业务平台、数据技术及产业部门,而前台业务包括淘宝、天猫、手机淘宝等则没有总体的负责人,各个业务负责人直接向张勇汇报。

轮岗制度显示着集团正在对于大文娱业务掌控的进一步加强。阿里大文娱实行的轮值总裁制度则是弱化版的“大中台、小前台”组织架构,虽然在张勇和各个业务负责人之间夹着一个轮值总裁,但通过轮值的形式,各前台业务负责人仍然有机会直接向张勇汇报。这不仅仅加强了集团直接与大文娱体系的联系,也更有利于集团在资源上的调控配置。

事实上,阿里巴巴集团一直对于大文娱的发展缓慢有所不满。根据阿里巴巴第三季度财报,包括优酷土豆在内的数字媒体与娱乐亏损达到33.83亿,亏损同比增长33.83%;阿里影业(01060.HK)此前在前任CEO张强带领下,仅完成《摆渡人》一项主控电影,根据财报,2016年阿里影业净亏损达9.59亿元;阿里音乐最初设定“不买版权”的策略如今已经被完全推翻,原本被寄予厚望的音乐粉丝平台阿里星球也已经停止了APP内的音乐服务;后发力的阿里文学、阿里游戏与阿里体育目前仍然没有拿出非常显著的成绩。

根据张勇此次的内部信,今后俞永福将主要致力于eWTP合作伙伴生态圈投资和高德战略方向的把握。上述阿里巴巴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项工作的具体职责是在全世界范围内为阿里巴巴进行包括电子商务、内容娱乐等领域的资源收购以及整合,这既是俞永福一直所擅长的,也是阿里巴巴未来最重要的战略之一。

俞永福在阿里的40个月

张勇在内部信中对俞永福在大文娱的工作做出了高度评价:“在阿里大文娱既定战略的实施和业务整合过程中,永福以其卓越的领导力带给了集团一个巨大惊喜。“

2014年,在手机浏览器公司UC全面并入阿里巴巴集团后,阿里巴巴成立移动事业群,时任UC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俞永福出任事业群总裁、高德集团总裁;2015年,俞永福兼任阿里妈妈总裁职务,同年,阿里巴巴宣布新增俞永福成为集团合伙人,并以“非阿里创始成员”身份进入了战略决策委员会; 2016年6月,俞永福被任命为阿里巴巴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至此,俞永福手中掌握着阿里巴巴集团除了电子商务和金融业务以外的其它大部分业务。

早在联想时期,俞永福承袭了柳传志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的思想。“阿里复杂,我就让它变简单。”俞永福在2014年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说,他最擅长的事情之一,就是将复杂关系化繁为简。因此,在缺乏强有力战略执行者的阿里巴巴内部,擅长整合、运营与执行的俞永福一进入阿里就受被委以重用。

阿里巴巴除电商以外的移动业务是俞永福着手处理的第一项整合任务。俞永福用“入口平台+业务矩阵”的形式,将可能需要用户“移动”的各类业务进行打包,包括将原本的阿里手游业务并入UC中,阿里旗下UC书城、书旗小说、淘宝阅读等入口资源被纳入了阿里文学业务中,最终形成了包括UC浏览器、高德地图、神马搜索、九游、PP助手、阿里文学等六大业务矩阵。

其中高德地图的成绩最为显著,在平台化上,高德地图先后上线了网约车、共享单车、在线旅游等业务接口,成为一站式出行的平台,不仅为其带来的消费场景,同时也获得了大量的用户消费数据。在俞永福德治下,高德地图与百度地图显著地来开了差距。“正是因为高德地图的成功,集团才对俞永福委以重任负责让其负责大文娱的业务。”一位阿里巴巴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俞永福来之前的阿里巴巴大文娱各板块处于长期亏损的状态,子业务之间几乎没有协同,也没有统一且清晰的发展战略。

俞永福擅长在复杂的业务路线中,切割支流业务并找到核心业务重点突破。这也是他来大文娱以后的首要任务。此前,在负责移动事业的时候,俞永福曾明确移动事业群将放弃进入社交业务,并还砍掉了高德地图的O2O业务。

在对大文娱进行改革时,一位阿里巴巴大文娱体系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俞永福曾在内部表达过对影视行业商业模式的不满,在他看来,当前的商业模式非常落后,高投入、高风险,同时也不可控,阿里影业不可以走传统的路子。

“骨子里是一个结果导向的人。”这是一位熟识俞永福德朋友对其的评价。UC高级副总裁王桐称,俞永福每做一个业务,都必须生根发芽开出花来。

2016年,俞永福将治理移动事业群的思路延续到了对于阿里大文娱业务的整合上。俞永福强调阿里大文娱的内容分发能力,他认为这既是互联网公司的优势,也是区别于文化产业,最有效率的商业模式。

2016年11月,俞永福提出“2+ X业务矩阵”的发展策略,即以UC为首的新移动事业群和优酷土豆事业群两个用户平台作为引擎,阿里影业、阿里体育、阿里文学、阿里游戏等业务为纵队。(后升级为3+ X,加入了虾米、大麦网等“其它业务平台”)

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战略思维。前台的UC、优酷土豆一方面是流量聚集平台与入口,另一方面掌握着大量用户数据,能够作为前台以用户画像驱动后端包括影视、文学、游戏等的业务。最终,阿里大文娱的业务将与阿里巴巴集团其他业务对接。

未来将采用一站式接入统一开放平台的模式,多产品平台流量支持,并公布了两大阶段的平台矩阵。第一阶段接入的平台为优酷、土豆、UC、UC头条、神马搜索、豌豆荚等;第二阶段扩展到淘宝、天猫、支付宝等平台。从视频、图文、搜索入口到电商、支付平台。

2017年6月19日,俞永福在出席上海电影节时表示,未来阿里影业制作少量的内容,不与上游内容方竞争,更多在中下游如通过电商平台的大数据优势,帮助电影宣发,并重点开展衍生、授权工作的业务。

阿里影业开始对过去许多业务进行切割。多位参与阿里影业项目合作的电影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多个此前定下的内容开发项目都已经停止,签订的合同也要推翻,并重新签订补充协议。阿里影业未来不会太在制作上发力。

在他的治下,阿里影业从一家传统的影视公司转型成为搭建行业基础设施的平台型公司;曾经放弃购买版权的阿里音乐重新回归主业,甚至与竞争对手腾讯音乐达成了互相传授版权的合作,并借助大麦网涉足线下娱乐;优酷明确了在大剧大综的发力方向,而土豆则转型成为了短视频平台,并与UC一起形成了视频矩阵;此外阿里文学、阿里游戏也在俞永福的任期内开始了布局。

俞永福最大的功绩在于帮助阿里大文娱明确了战略,并在各子板块的协同合作上搭建起了通路。

一位影视行业资深从业者对《财经》记者表示,俞永福的此番离任对阿里大文娱带来的影响并不大。首先,俞永福并不是文化行业的业内人士,因此他的作用更多在于明确大文娱的总体发展思路,并从组织架构和人士调整上进行改革,对于业务具体怎么做他起到的作用不大;其次,俞永福对于阿里大文娱的整合从目前来看基本上已经完成,未来考虑的是如何将既定的战略完整地执行下去。

尽管阿里大文娱的资源可以互相通达,但实际上更广泛的优质资源还是存在于阿里大文娱体系之外,各业务板块之间如果想要获得更多优质的外部资源,必须合力才能形成优势,甚至是议价能力。板块之间因为内容呈现形式不同,它们是天然的合作者,不存在太多需要协调的矛盾,因此一个强大的协调者并不一定有存在的必要。

不过,虽然大文娱摊子很大,架构目前比较完整,但各板块自身仍然存在很多的问题,比如优酷土豆长期的亏损、阿里音乐在走过一段弯路之后要如何重新回到音乐行业的主流位置等等,因此对于阿里大文娱来说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有想法,有需求,如何和我们取得联系?